首页 > 于滨 > 正文

选战之后的美国:握手言和还是揭竿而起?

作者:于滨   来源:外交观察网发布时间:2016/11/08
摘要:时至今日,谁赢了美国2016年美国大选,其实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从虚拟回到现实,不管希拉里还是川普入主白宫,都要面对一个被贫富、左右、贪腐甚至性别问题深度分裂的国度。

  于滨:美国俄亥俄Wittenberg大学政治系教授  上海美国学会资深研究员

  2016年11月7日

  时至今日,谁赢了美国2016年美国大选,其实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若论输赢,恐怕只有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的"周六晚间小品"(Saturday Night Live)是唯一的赢家。扮演 "坏男人"的艾莱克·鲍尔德文(Alec Baldwin)和扮演"老刁婆"的凯蒂·麦金农(Kate McKinnon)更是赢得盆满钵溢,收视率陡升。

  从虚拟回到现实,不管希拉里还是川普入主白宫,都要面对一个被贫富、左右、贪腐甚至性别问题深度分裂的国度。如果希拉里胜选,也是丑闻缠身,难以自拔。而她面对的,是早就放言不会接受选举结果的川普。如果当选的川普大刀阔斧地废除民主党的种种内外政策法律,华盛顿盘根错节的建制派肯定会与之不共戴天,处处为难。总之,无论白宫的新主人是男是女,美国选战后常见的"蜜月期"(执政头100天)恐怕难以再现。更为头疼的是,这场长达550余天,且低俗不堪、相互攻讦、狗血无比的闹剧之后,如何平复美国社会中愤怒另一半,绝非易事。川普不接受选举结果,民主党和美国主流媒体斥之为是对美国选举制度的公开挑战。但如果川普真的赢了呢?

"狼"真来了咋办?

  每逢选战,美国一些自由派人士就会喊"狼来了",然后就嚷着要移民加拿大。共和党胜选的可能性越大,要北漂的人就越多。如今川普与希拉里的选战打得难分难解,一些秉信自由的大腕明星和良民百姓又在早早安排后路:宁可北漂避难,寄人篱下,也不愿忍气吞声,与"狼"为伍。

  其实早在5月初川普获得共和党提名时,有些人就坐不住了。加拿大移民局的网页流量剧增,网速大减。美国一家叫"环球新闻"(Global News)的民调显示,20%的受访者表示,如果川普当选美国总统,就要举家北上,无论如何不能忍受土豪川普治下的美国,也无法与那些"3G"人士(guns, gays and God),即拥枪、反同性恋的铁杆基督徒们朝夕相处。

  有求必有应。德州奥斯丁市25岁的乔o古德曼 (Joe Goodman)嗅出了商机,打造了一个"枫叶恋人"的网络交流平台(Maple Match),专门为有意北上的单身族提供越境交友服务,为移民加国创造条件。网站开张一周,应者过万,生意火爆异常。

  最终有多少美国人真的会去"闯关东",不得而知。前几次大选时,好莱坞一些影星吵吵闹闹要北上,后来都不了了之。个中原因,加国移民的门槛,其实比美国还高,除了申请配偶的永久居民身份尚有盼头(两年左右),来自美国的专业技术人才在加国一般被界定为"外籍人士"(expats),而不具有加国国籍,而低技能移民更不可望也不可及。

  移民加国的最大困难,可能还是美国政府对有意放弃国籍的人设置的各种障碍。首先是山姆大叔的"课税关":申请人必须一次性缴纳2350美元的"弃美费"(不久前还是450美元);第二,必须提供过去五年按时交税的证明;最后,如果申请人的财富总额(包括美国内外的所有动产和不动产)超过200万美元,或五年之内的平均收入在16万美元,还要征收23.8%的额外"出境税"(exit tax)。对于那些最终"脱美"的前美国人来说,要想再返回美国探亲访友,或旅游经商,申请入美签证恐怕要受到多种盘查和刁难。在美国要当"跑跑",要付出的实在太多。

  美加关系史上,只有难民身份是北上美国人的通行证。美国独立战争时期,10万亲英人士脱美入加,此后也有数千名美国黑人为逃避奴隶主的追捕而跨过边界。越战时期弃美投加的反战人士和拒服兵役者高达24万人之多。"9·11"以后美国一直在打仗,北上避难的美国人却不过区区两百。由于取消了兵役制,普通美国人对美军没完没了的海外征战并不在意。毕竟,绝大多数美国人都不必从军。既然美国没有成气候的反战运动, 加国政府也不认为美国存在大规模政治迫害的现象。如今因选举结果不合意而出走加国, 在美加关系中更是个笑料, 保守派总要借机对此类左派幼稚病调侃一番。明年开春,恐怕还是马照跑,舞照跳,枪照卖,人照死……直到下一个轮回。

 "秀才"造反?

  在美国自由派精英眼中,川普的铁杆粉丝都是一群不学无术的"无耻之徒"(basket of deplorable);自己则是文明、理性、正义、包容的化身,即便输了选战,也会作"体面的输家"(graceful loser)。然而地球另一边发生的与美国选战毫无干系的一件事(7月16日土耳其政变失败),却使一些自由派的秀才们浮想联翩,跃跃欲试。

  两天后共和党代表大会上,川普踌躇满志,问鼎白宫,志在必得。7月19日,美国《洛杉矶时报》载文称,如果川普当选,如果他有违宪行为,或作出有损美国的荒唐决定,军人有责任抗命和造反。该文作者詹姆斯·克奇科(James Kirchick)在华盛顿的"外交政策动力"(Foreign Policy Initiative)智库任职,该智库是美国新保守主义的重镇之一。无独有偶,自由派智库《外交聚焦》(FPIF)主任范佛(John Feffer)也跟着发文说,一些自由派人士也认为,以政变方式一了百了地解决"川普"问题,不失为一个选项。两个政见相差十万八千里的智库,如今面对共同的"敌人"(川普),居然不约而同地打起了兵变牌。美国精英的想象力,令人刮目相看。

  其实,要"揭竿而起"的还不止是这些书生。根据美国民调机构YouGo2015年9月的测试,居然有43%的共和党和29%的民主党的受访者认为,如果有必要,他们会支持军队接管政府。美国历史上从未有刀光剑影的兵变。为何如此众多的人现在会支持兵变?YouGo给出的原因是,70%的受访者认为军人是在报效国家,而71%的人认为国会议员是在为以权谋私,以正压邪是天经地义之举。

  然而在笔者看来,美国发生真正意义上的兵变的几率非常之低。首先,美国是一个分权的联邦制,顶层三权分立,相互制肘,各州又有自己的国民警备队,其实是一个好人难做好事、坏人难做坏事的制度,很难想象美国会出现一呼百应的局面。此外,遍布世界的上千处军事基地,数十万海外官兵很可能会"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更重要的是,军工集团在美国政治、经济和社会中已经一手遮天,军人干政既无必要,也是一个伪命题。自从1960年行伍出身的艾森豪威尔总统,对美国政治中日益膨胀军工集团发出警告以来,没有任何一届美国总统成功挑战军工集团的利益。倒是刚刚上任的小布什政府,对桀骜不驯的五角大楼有所动作,“9·11”前夕,他所任命的防长拉姆斯菲尔德(Rumsfeld)对国防部的数千名官员有如下训示:

  今天的议题是一个对美国安全构成严重威胁的敌人。这个敌人是世界上中央计划体制最后的堡垒之一。它以五年计划的强制方式,从一国之首都发号施令,力图使其指令跨越时空,达及五洲四海。这个敌人对自由思想和新颖思维的打压不竭余力。它干扰美国的国防,使在美军服役的男女公民处于危险之中。

  也许这个敌人听起来像是苏联,但苏联已不复存在。而今天的这个敌人则相当狡猾和残忍。也许你们认为我是在描述世界上所剩无几的老朽的独裁者,但那些独裁者亦来日不多。无法与这个敌人的实力和规模相提并论。

  这个敌人近在眼前,它就是五角大楼的官僚机构。

  翌日,"9·11"袭击发生,布什政府借反恐为名,挥师阿富汗,转战伊拉克,一发而不可收。轮到奥巴马,竞选时发誓要结束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的他也只能随波逐流,还不断扩大美国在全球的军事行动。从当选之初誓誓旦旦要建造无核世界,到离任前不惜重金升级美国的核武库(未来30年动用一万亿美元),奥巴马的诺贝尔和平奖实在是徒有虚名。可以预见,明年不管谁入主白宫,都必须在其位,谋其政,不能不敢也不会对既定政策和制度大刀阔斧。

  就算华盛顿发生兵变,在一个几乎人手一枪的社会,任何有组织的接管政府职能的行为,都会遇到意想不到的困难。然而,也正是由于美国的枪支泛滥,兵变以外的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美国历史上有四位总统(林肯、加尔菲德、麦金利和肯尼迪)被枪杀,两位很可能是被谋杀(泰勒和哈丁),二者相加,占美国总统的13.8%。此外,还有另外16位(36%)美国总统在位时躲过暗杀,其中6位(罗斯福、杜鲁门、尼克松、福特、克林顿、奥巴马)躲过两次或多次的暗杀,而最近的两任民主党总统克林顿和奥巴马,更是不轨之徒的多次暗杀目标(克林顿4次,奥巴马5次)。三者相加,44位总统中有一半要么被害身亡,要么侥幸脱难。照此推论,明年入住白宫者的生死概率几乎半对半。

  如此算法,那些要移民加国或"就地闹革命"的"贼"爱国的美国人,其实还不如以不变应万变。 

(本文版权为外交观察网与作者所有,转载本文请保留完整的著者信息,并注明“来源:外交观察网”)

我来说两句已有0条评论

我的态度:

登录|注册 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本期杂志

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
《外交观察》第三辑的主题是“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本期中,美国与俄...[详细]

·中美军事合作关系:我们如何共...

·新兴大国关系:寻求中美关系的...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