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国 > 正文

美国退约再次打开世界通向核战争的“地狱之门”

作者:陈晨晨   来源:长安观察发布时间:2018/10/29
摘要:退出《中导条约》,被视为最危险的一次退群行为。单看历史,大国的一意孤行以邻为壑,从来意味着灾难时代的山雨欲来。

  美国总统特朗普日前宣布将退出《中导条约》。三十年前曾与里根签署该条约的戈尔巴乔夫在新近采访中直言特朗普此举“非常奇怪”,“华盛顿那帮人当真不知道这么做有什么后果?”

  1987年12月,《中导条约》的签署成为冷战时代的重大转折,被誉为“冷战时代最成功的军控协议”。尽管三十年来世界安全局势的肌理发生深刻变化,美俄双方围绕条约履行相互指责、争议频发,但条约本身的存续依然十分重要——它是核军备控制体系的重要支撑。

  在机械化战争成为历史的当下,理应成为重大命题的,是如何沿着全球战略稳定体系的基本框架,进一步探索有效信息交换系统的建立,从而控制核弹头数量,管控核战争风险。特朗普直接撕毁《中导条约》意味着正面冲击防军控和防扩散体系本身。如部分观察家所言,美国此举无异于再次打开世界通向核战争的“地狱之门”。

  退出《中导条约》,是特朗普政府“美国优先”战略的又一次投射。所谓“美国优先”,是一个十分极端的目标。特朗普在宣布退出《中导条约》时,一面指责俄罗斯违约,一面不忘攻击他的前任,“我不明白为什么奥巴马总统不去谈、不退约。”

  事实上,近年来,尤其2014年乌克兰危机爆发后,奥巴马政府数次发出官方抗议,质疑俄罗斯违约,遭到俄罗斯针锋相对的回击。为了争取俄罗斯在全球核载军和伊朗核问题上的支持,奥巴马选择维系条约。如果说在《中导条约》问题上,奥巴马政府的外交仍然强调对国际规则的维系,特朗普急于摒弃的则是“规则”本身,他要用绝对的利益取代规则,用绝对的美国优先取代全球考量。

  特朗普的直接退约,再次描画了美国全球战略一条清晰的分水岭:“美国优先”意味着可以摒弃一切阻碍,包括国际规则体系本身。与包括奥巴马在内的前任们的根本不同在于,特朗普要尽一切可能彻底甩锅。

  华盛顿眼下想要企及的,正是最大限度地抛弃美国所谓“责任与义务”,该忽略的忽略,该弃绝的弃绝,单刀直入,直截了当,最大程度地捞取美国利益,哪怕弃约意味着军控谈判成果付之东流,世界再次滑入新一轮军备竞赛的风险。

  对美国的欧洲盟友而言,来自华盛顿的“延伸威慑”向来存在可信度问题。在北约内部,欧洲国家的最大关切始终在于,来自华盛顿的核保护伞是否真正有效:

  一来,这种核保护伞是否足以抗衡俄罗斯近在咫尺的核威慑,二来,远隔重洋的美国是否会一朝撤回核承诺。特朗普宣布退约,直接验证了美国核保护伞的不稳定性。解禁的中程和中短程导弹的攻击范围覆盖整个欧洲,这意味着致命的风险。美国的欧洲盟友们正在疾呼,欧洲再次成了“牺牲品”。

  这并非特朗普上台后第一次展示华盛顿的独善其身。在绝对“美国优先”的逻辑下,盟友关系是负担,是次要考量,必要时可以弃绝。相比欧洲安全,华盛顿眼下的更大关切在亚太。这也是为什么特朗普在宣布退出《中导条约》时提及中国,将中国的核能力上升视为重大威胁。

  以反建制姿态上台的特朗普,冲击力远大于建设性。在区域与全球治理领域,美国接连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巴黎气候协定、伊朗核协议、国际邮政协议。而退出《中导条约》,被视为最危险的一次退群行为。单看历史,大国的一意孤行以邻为壑,从来意味着灾难时代的山雨欲来。

我来说两句已有0条评论

我的态度:

登录|注册 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本期杂志

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
《外交观察》第三辑的主题是“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本期中,美国与俄...[详细]

·中美军事合作关系:我们如何共...

·新兴大国关系:寻求中美关系的...

点击排行